范军科:10年,80个新品种,8个字

来源:中国园林网   作者:胡金   日期:2017年3月8日

2016年10月29日,凌晨。北京,第一场霜降。我在杭州懒洋洋地刷着朋友圈,看到范军科发了一张满是白霜的苗圃照片,才愕然惊觉,此时已是深秋。韶光易逝,同是十余载,有人为一个信念,日夜钻研,奋斗不休;有人揣着梦想,看着窗外,宅在家里。而今收获之时,其中界线愈发明晰,不免感叹:成功,竟如此悄无声息,又如此恒远厚重。

在去年全国苗乡行(河南线)活动中,我记住了范军科这个人。当时,同事从现场传回来一张照片,他黑、瘦、带副眼镜的模样就刻印在我脑海。那种气质,是你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的,一种潜心研究、匠心不改的深刻。但就如他自己所讲,搞科研的都是一根筋,只是向前走,若不是旁人问及,哪有空闲谈起身后荣辱。

11月11日,我再次联系上范军科,就是想听听在喧嚣市场背后默默研发的人,听听他的声音。

民族之气——

“取名‘锦华’,意为锦绣中华”

1989年,范军科从河南省汝南园林学校毕业。园林专业出身的他并没有马上从事品种研发,而是与大多数苗木从业者一样,也是以苗木生产为营生,并达6年之久。当时,国内苗木市场正承受低谷之痛,没有科技、没有创新,产品花样、质量发展遭遇瓶颈,几近停滞,老旧品种如被腐蚀的门,挡不住来自国外的红叶石楠、红宝石海棠等彩叶品种的猛烈冲击,纵然这些外来品种价格高昂。

“你去国外买,我也去国外买,都去国外买,国外的就是好,就像之前新闻说的,大家去日本排队买杭州生产的马桶盖。一样的,大家不管市场饱和不饱和,都一窝蜂的上去了,最后供大于求又全部砍掉,都白干了。”当时一乡镇种的全是金丝柳,范军科现在想起仍是心痛,“我看到这个情况,心里很不好受。你说咱作为一个园林工作者,也是搞栽培,这能行吗?所以咱自己得有个人观点,就是国人应该讲志气,从科技创新方面着手,就园林行业而言,应该在育种技术这方面进行一个突破。”

喊出“民族之气”四字是短暂又豪迈的,而赋予话语深远影响的是缄默、重复的劳苦,这是鲜有人顾念的黑暗之域。

范军科白天在基地劳作

范军科晚间正翻阅资料

从乡野随处可见的杂草开始,到2007年第一个新品种‘锦华栾’的成功,历时7年之久。这7年时间会遇到多少难关、遭受多少冷眼嘲笑?我拿着笔,等着记下这一幕幕,但范军科对这漫漫七年,只用了“反复试验,终于在技术上取得突破”一句话概括。停下工作,他就像个孩童一样清澈,回忆中没有来自对人的、事的叨叨不断的怨念和计较,倒是很开心地提起‘锦华栾’的命名,其意为“锦绣中华”,他希望中国不仅仅是世界园林之母、植物资源大国,更要是育种强国、创新强国!

“实现这个理想能不能中?”范军科话不说满,只是身体力行地向前走,“给自己定的目标太大了,但也恰恰是这个理想,促使自己不断攻关。‘锦华栾’成功后,紧接着在上海开始做榉树、朴树、楝树,包括这两年我在北京做的元宝枫、毛白杨、稠李,都弄成了。”现在,‘锦业楝’、‘锦昱楝’、‘锦晔榉’、‘锦烨朴’、‘锦茂杨’这5个品种都拿到了植物新品种权证书;‘锦晃荆’‘锦鸽荆’‘锦叶黄杨’‘锦叶女贞’‘锦钰杨’这5个品种明春就要进入新品种实审阶段;‘锦边丝棉木’等品种正在初审,还有其他70多个创新成功但还未申报的中国乡土乔木树种彩叶新品种……

新培育的白叶构树

他,正一步一步,为中国植物新品种自主研发之业添砖加瓦。对于多数人来讲,他已行至千里。对自己而言,他还要走得更远——“从黑龙江到海南岛啊,从台湾到西藏啊,把中国这些乡土乔木树种做得像花儿一样漂亮。在有生之年,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知识产权——

“知识需要尊重,创新需要沃土”

十几年前,我国大力推进基础绿化,仿佛谁都可以很轻松地进入苗木行业。“其实,这个行业门槛挺高的。不是租一块地,没钱去银行贷成立一个合作社,搞个一百亩一千亩就可以的。”范军科声音不再轻快,反而因激动有些颤抖,“不是那样的,都想的太简单了。我现在每到一个地方种植栽培苗木,都还要认真记录好当地天气变化,了解气候特点。”

近些年,转型之痛让大家注重苗木品质,也大家反思从业人员素质问题。但对于普通人来讲,育种真的太难了,不仅要端正态度,还需要专业知识、研究经费、时间精力,及抵抗失败的恐惧、金钱的诱惑,愿意走这一条路的人太少了,能走下去的人更是少之又少。然而,育种成功还只是第一步,保护新品种才是最难。我国知识产权保护,一直以来为人诟病,在植物新品种保护方面,也常为日、韩等亚洲国家所不解。对于品种研发者来说,一项证书是数年甚至是十几年的心血,新品种都是育种人捧在手心赏摩的。没有人忍心它掉在地上,被踢来踩去。

国家林业局对新品种进行实地审查

在不少商户眼里,他就是一个可恶的书呆子,研发那么多新品种却又不上市,大家都赚不了钱,这又是何必!而在范军科眼中,“这是他们目前对我的错误理解。

一旦牵涉到知识产权,大家宁愿去国外拿失去或将要失去保护的品种,走‘拿来主义’道路,被发现了就认倒霉,没发现就顺便赚点钱了。这种看来省时省钱的捷径是不行的,这样下去,我们啥时候才能赶上和超越世界园林育种水平。可喜的是国内美人榆侵权案,得到国家林业局、最高法院的高度重视,政府也不可以用各种理由来侵犯植物新品种权了。”他呼吁育种者、生产者、销售者建立良好信用合作机制,共同将我国的园林瑰宝镶嵌在“世界”这个大花园里。

11月9日,范军科参加了国家林业局植物新品种培训会,欧盟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主席Mr.Martin ekvad和国家林业局、中国林科院等多位专家、领导的报告,让他觉得受益匪浅,他说他感觉我国植物新品种保护的明天就要到来!

范军科(右)参加北京延庆第二届花海论坛

前段时间,中国农业大学刘青林教授见到范军科笑称其为育种达人,北京林业大学教授、国家花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程堂仁主任也乐意与范军科建立合作关系,并在育种的道路上助其一臂之力。在这些教授眼里,这种书呆子是可爱的,“范老师,你只管创新,你为国家、社会、民族和你从事的行业做出了贡献,社会不会忘记你。”范军科对我说,他听了很感动。“研发费跟不上,北京市都给你贴息贷款。领导也着实给咱解决资金问题,给我安排,我打心眼里感激。创新彩叶树做到现在,不是说你一个人有多大能耐,地方不支持、家里人不支持,都不行。”

我听了也很感动,他们给了一个人希望,给了他一片沃土。十几年来研究的艰辛、无数商户的厉声叫骂,我相信在那一刻都变得轻了。说到底,这样的坚持,不过是期望“尊重”罢了,苦又算什么?“别人不愿意干的,我干了;别人不愿意想的,我想了;不愿意做的、不愿意承担风险的,我愿意去浪费时间、投入金钱、花费资材,但路也恰恰是我走通了。”他语气越是平淡,你越能听到一丝过往暗夜的寂寥和艰辛终成过往的如常。

评:据资料显示,我国2015年受理品种权申请273件、授权176件,年度受理和授权数量均创历史新高,我国新品种研发速度正在加快。当前,很多人即使有意接触新品种研发,最终是悻悻离场,或困于资金、或限于知识、或止于产权,但更是因为决心。一个决心背后定有一个信念支撑,一个信念是对一份责任的承担,这份责任成就了今天的范军科。

有人说他是个民间育种者,而我觉得他是一个育种家、一个知识分子,他的不同在于不惧困苦,只为能够承担一部分社会责任,希望自己的付出能在社会中有所体现。也许一天,有人在一棵树下写出美丽的诗篇,亦或是感谢一片金色树叶带来的温暖,相信劳作间隙的范军科都会感到欣慰。正如董明珠所言:一个人富有不富有,并不能简单用财富来衡量,应该衡量社会价值。

国脉不断,因为文明,文明起于知识;古国不古,因为创新,创新源自信念。这些为信念、为责任奋斗的人,他们是缄默的,这缄默中有忍耐、有力量、有希望!范军科走了一条“育种不归路”,我们祝福他新品多多!

推荐阅读:

刘青山:三十年攻坚一行 打响“耐盐植物”品牌

“植物组团”的价值与前景

张奇志:一生痴绝处,月色满庭楼

刘长鹏:饭熟了,就在家里吃饭吧

版权所有:中国园林网 客服邮箱:Service@Yuanlin.com 客户服务热线:4006-88-9526 0571-86438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