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重造汴京或无法避免杭州牌坊倒塌的悲剧

来源: 财讯网  作者: 吴志武  日期: 2012-8-14 10:34:37
七朝古都河南开封启动了一项庞大的造城计划。老城区将被改造成近20平方公里的实景人文旅游地,重现北宋“汴京”盛景。这一工程的前提则是,十几万市民将在未来4年内从老城区搬离,仅拆迁费用就要支付至少1000亿元...

中国园林网8月14日消息:七朝古都河南开封启动了一项庞大的造城计划。老城区将被改造成近20平方公里的实景人文旅游地,重现北宋“汴京”盛景。这一工程的前提则是,十几万市民将在未来4年内从老城区搬离,仅拆迁费用就要支付至少1000亿元。而这仅仅是开封这项颇具想象力的“造城计划”的第一步。

不可否认,千亿重造汴京以试图恢复北宋汴京当年的盛况,是一件极富想象力之事,也是官员大手笔打造政绩工程的又一经典案例。但抛开千亿重造汴京所导致的劳民伤财不说,其注定将又会是一件杭州牌坊倒塌般的悲剧性事件。

所谓杭州牌坊事件,是指近日发生在杭州市吴山广场河坊街一座3层楼高的仿古牌坊倒塌,导致两死一伤事件。这座牌坊并不制作于古代,而是兴起于当代,是一座由水泥、混泥土制成的重达6吨的建筑。这座仿古建筑虽属仿古,但质量却低于古代建筑。因为在当地的古代牌坊未倒,但当今的牌坊却倒塌了。这真是一个悲剧性事件!

问题在于,今日开封的千亿重造汴京计划,也极可能演化成又一个杭州牌坊倒塌般的悲剧性事件。这并不是说导致重造汴京这一复古运动悲剧发生的因素在于像杭州牌坊一样的仿古,而是说重造汴京这一政绩工程极有可能会形成豆腐渣工程。豆腐渣工程和政绩工程有时紧密联系在一起,因为官员为达成政绩,有时会不顾资金不够即使偷工减料也要赶建成,或为加快进程而牺牲工程质量。

事实上,杭州牌坊就是一个典型的豆腐渣工程。一方面,牌坊的木柱易腐朽,另外,木质牌坊的顶部装饰物是水泥砂浆加木头,这也是坑人。开封的千亿再造汴京计划也极可能因资金不够而成一个豆腐渣工程。数据显示,开封每年财入才50亿,开封每年旅游收入也不过150亿。而一项高达千亿的工程却要由不到200亿的收入才承担,并且在四年中要完成,这不是典型的打造豆腐渣工程吗?

杭州牌坊事件的悲剧性关键在于死了人,若没死人,官员就可以若无其事,就可以卸责了。虽然开封再造汴京后,即使是豆腐渣工程也不一定会扎死人,但毫无疑问官员为保证工程完成而强拆则极可能导致死人。过去,因强拆全国不知多少人自杀、自焚。从地域上看,不仅落后的西部省份因强拆死人的事不少,即使是像上海这样发达的城市也出现过强拆致人死之事。何况,在因强拆致人死上,河南也早已是劣迹斑斑,谁又能保证重造汴京计划不会因强拆死人?

然而,官员为了政绩、为一己之私,而强拆,而导致死人,天下生灵又何辜?古人云,始作俑者,其有后乎? 

推荐阅读:

杭州牌坊倒塌事故给苏州敲响警钟

杭州上城区开展安全隐患大排查 重点检查木质建筑

广东:高第街牌坊两老树弯腰压在电信电缆箱和牌坊上

浙江临安金马:牌坊与古树 历史与情感

(来源:财讯网)中国园林网微信公众号
编辑: 菩提树
  】 【收藏】 【论坛】【打印】【关闭
关键词: 牌坊 工程 建筑

相关资讯 >>更多

相关帖子 >>更多

精彩图文 >>更多

中国园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园林网温馨提示您:在使用中国园林网前,请您务必仔细阅读并透彻理解本声明。如果您使用中国园林网,您的使用行为将被视作为对本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将对您的行为产生法律效力。
本网站发布与转载的所有资料均为促进行业内信息交流使用目的,任何被授权的浏览、复制、打印和传播属于本网站内的资料,必须符合以下条件: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园林网”等声明版权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经过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园林网”字样。违者本网站将依法对侵权者追究法律责任。
② 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网站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出于传递更多之信息而转载,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我们协调给予处理(或删除);如不同意本网之转载,请及时告知本网撤除;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标明原稿件来源,不得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中国园林网”,如因此原因涉及版权法律追责,自行负责,本网站概不负责。
③ 任何单位和个人认为通过本网站包含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本网站进行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说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并核实后,将会立即移除被控侵权内容。
④ 凡向本网站投稿的作者,投稿人务必保证稿件的原创性和内容的真实性,如稿件因抄袭、作假等行为导致的法律后果,由投稿人本人负责。
以上内容最终解释权归中国园林网法务部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