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园林专家联名致信中国工程院,反对俞孔坚入选院士

来源: 园林资本  作者:   日期: 2017-5-14 13:48:28
一封中国风景园林界,20位很有行业声望前辈的联名信,言辞激烈,将这些年风头正劲的俞孔坚推上了风口浪尖。

中国园林网5月14日消息:一封中国风景园林界,20位很有行业声望前辈的联名信,言辞激烈,将这些年风头正劲的俞孔坚推上了风口浪尖。

01  缘起

近日,网络上出现了一份由上海园林学会原副理事长胡运骅、中国风景园林学会副理事长强健、华中农业大学副校长高翅、重庆市政协常委况平等20位专家学者联合署名的致中国工程院的信,反对中国工程院把北京大学教授、北京土人景观创始人俞孔坚纳入2017中国工程院土木-水利与建筑工学部增选名单中。

在信中,20位专家称俞孔坚“肆意侮辱中国园林优秀传统;设计手法千篇一律, 水平拙劣, 敛财手段如奸商, 巧取豪夺;学风不正、 学德不端”。据悉,今年中国工程院增补候选人中,包括陈同滨、梅洪元、邵益生、孙一民、王贵祥、吴志强、俞孔坚、赵万民、庄惟敏等9位建筑、景观、规划领域的专家。

02  信全文

中国工程院主席团:

在今年公布的工程院 2017 年增选人公示名单中,我们在“土木·水利与建筑工程学部”的 61 人名单中又一次震惊地看到俞孔坚(55 号) 教授的名字,专业是“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前年,俞教授也曾入增选名单,但落选了,而今年又冒出来了。十多年来,他坚持反对风景园林学科,而且发表的文章、著作以及所做的规划设计项目中从没有冠以 “风景园林”这四个字,现在摇身一变,成了“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 的院士申报者,岂不滑天下之大稽?!出于对风景园林的一片赤诚之心,以及对风景园林学科未来发展之忧虑,我们不得不反映对俞孔坚教授的 一些意见和看法。因为,一旦他进入院士队伍,中国的风景园林学科将会遭受巨大的破坏和挫折,而且也是对“院士”这个崇高荣誉的亵渎。

一、肆意侮辱中国园林优秀传统,狂言“中国园林可以休矣!”

中国风景园林有着 3000 多年的悠久历史,其艺术成就在国际上独树一帜,声誉卓著,是中华民族宝贵的优秀遗产,如颐和园、避暑山庄、 苏州园林等都已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全人类共同的宝贵财 富,俞孔坚到处吹嘘自己的“大脚美学”,就是建立在污蔑、贬损中国优秀民族文化遗产基础上的产物。他把苏州园林这样的世界遗产,斥为 农耕时代的“小脚美学”。他曾在美国召开的国际风景园林师联盟会议 (IFLA)上,公然把苏州园林和封建时代中国妇女的缠小脚布放在同一张图片上作相应宣传,极尽贬损、侮辱之能事,使当时参加会议的时任 中国风景园林学会理事长的周干峙院士愤然离场。业内人士知道后无不义愤填膺,骂他为“文化汉奸”。在世界上,从没有像俞孔坚这种人,在国际公开场合如此污蔑自己国家的文化遗产的,可谓丧尽国格、人格。

2004 年,当时名不见经传的俞孔坚主动挑起“风景园林”与“景 观”名称之争,他贬斥说:“风景园林”是“旧瓶装老醋”,是“不健 康的”,“陶醉于小桥流水”,并狂妄地说:“中国园林可以休矣!”。

这些论调当即受到了风景园林界诸多专家的批驳(见《中国园林》2004 年 5 月刊、6 月刊),但俞孔坚却达到了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即以此次辩论出名,登上了学术的舞台,这种学术界的恶劣现象,他做到了心领神会。

俞孔坚竖起“反传统”的旗帜,蔑视和肆意贬低中国优秀的传统文 化,宣扬历史虚无主义,这是和中央提出的坚持民族文化的自信、自立是完全背道而驰的。

俞孔坚对风景园林学的轻狂,说到底是他对中国风景园林学基本理论知识的无知。至于风景名胜专业领域的知识,对他来说更是贫乏到空白。风景名胜区的重大保护、规划、建设项目的论证,他没有经历过。 对祖国的名山大川基本没有涉足,正因为他对风景名胜缺少基本理论基 础,缺乏情感,所以他在像红旗渠这样的风景名胜区所做的规划设计, 缺少最起码的保护常识,成为破坏优美自然风景的典型。

因此,像他这样对风景园林的学识和品格,怎么有资格能和风景园林专业原来三位德高望重的院士(两位已仙逝)相提并论呢?

二、设计手法千篇一律,水平拙劣;敛财手段如奸商,巧取豪夺

俞孔坚虽是北大教授,但实际他是自己设计公司——北京土人城市规划设计有限公司的老板。此人善走上层路线,自从被请去中央党校的全国市长培训班上讲课后,就将他的歪理邪说套上了一层光环。从此, 他就以此为本钱到处游说各地城市的领导,包揽设计业务。加上他有“哈佛博士”、“北大教授”的头衔以及有些媒体的吹捧,这就符合一部分城市领导的心态,趁机大肆敛财。如果说,设计水平真是物有所值还可理解,问题是打一个地方,搞砸一个项目,实践以后,很多业主大呼上当。项目实施时,施工队伍无从入手,具体领导无可奈何求人帮助擦屁股。结果,令人哭笑不得,而受损害的是国家和人民宝贵的公共资产。

他的敛财手法实际也很简单,他掌握了一些地方领导“崇洋”的心态、自己不懂又擅自拍板的决策恶习。从我们所见到的“土人”所做的 项目看到,其设计手法非常简单而拙劣,在硬质设计方面是:高架钢铁桥、铁匣子(也有木匣子)、红飘带(装饰);绿色植物种植设计方面: 种树成行成排,加上保留点野草,种些农作物(吹为原生态),这可谓 是不二法则,到处千篇一律。他们的设计,还有一个特点是画不出符合 规范的施工图,都是概念意向图(见附图)。而设计费又收得比别人都 高。例如浙江衢州一个鹿鸣公园,原来这是一处山水自然风景很优美的地方,由市领导拍板,请俞孔坚去设计,结果在公园中心起伏的山地上, 设计了一条长长的钢铁高架桥,不仅破坏了自然,而且创造了世界上最昂贵的园路造价,按其设计估算,每平方米达到 1 万元。而这样的高架桥,国内已有 7~8 条以上(见附图),这样就可轻而易举地反复拿取高额的设计费。

另外,俞孔坚另一个欺骗领导的不二法宝,就是他的设计项目还在开始时就向地方领导保证可以在国际上得奖。是的,他设计的项目在国内除了得过一次很勉强的二等奖外,其他连一个奖都没有拿到过,而在美国频频拿“奖”。这并不是因为他的作品水平有多高,而是他的投机技巧水平不错。在美国几年,他有了人脉基础,频频请美国专家来华, 花钱为评奖作铺垫。他也了解美国人在风景园林学科的思想方法,而美国人本身在风景园林方面的设计水平也不见得比我们有多少高明,他们是没有文化的设计。评审人也不到现场考察,而且都是业余的,只要概念吹得好,得奖并不是难事。我们下面的几张“土人”的设计作品附图就可见其水平。

例如,他吹嘘的上海世博园后滩公园,因为其设计存在很多问题, 施工单位不得不作了很大的调整、修改,但在参加中国风景园林学会全 国优秀园林工程评奖时,参加评审的周干峙、孟兆祯两位院士因为其设计的严重缺陷,坚决不同意评奖,乃至拖累施工单位。同样,浙江衢州 鹿鸣公园要评浙江省优秀园林工程奖,但参加评审的浙江省风景园林学会 20 多位专家也因其设计水平的低劣,一致不同意给予评奖。 曾推荐俞孔坚去哈佛读博士的北京林业大学 96 岁高龄的孙筱祥教授(中国风景园林规划设计专业的世界级权威,2014 年度由国际风景园 林师联合会(IFLA)颁发的最高奖——杰弗里·杰里科爵士金质奖获得者),4 年前气愤地指责俞孔坚的言行为“奸商”(施奠东聆听)。

三、学风不正、学德不端

俞孔坚这些年到处演讲、写文,提出的一些“理论”、“概念”, 都是为了博得新闻效应和获取一批年轻人的猎奇心态而胡编乱诌,没有 经过科学的实验和论证,也没有经过实践的检验,在风景园林界常称他 为“骗子”。如他到处演说的“与洪水为友论”,虚妄而又极端地提出 要炸掉现在全国所有大江大河的防洪堤坝和所有的水库,他说,他们团 队已论证,即使碰上大洪水,也不过最多淹了全国 6%的土地,殊不知这 6%的土地正是我们世世代代的祖先历经数千年开垦的最富饶的土地,也是我们中华名族赖以繁衍生存的最宝贵的那部分土地!他将千万 生灵和锦绣山河于不顾,真是何等的荒谬极论!他提出的“大脚美学” 论,主张将现在城市的行道树改种玉米、甘蔗等农作物,公园草坪改种麦子、蔬菜,这和文革中关于园林绿化的极左论调如出一辙;他提出的 “下沉式绿地”认为,要解决城市的洪涝,加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是走偏了方向,只要“把城市绿地降低到比周围地面低 20 公分”就可以解 决城市洪涝灾害,他把城市绿地沦为泄洪地。这完全是没有科学论据的信口开河,如照此实施,势必毁灭城市绿地(特别是南方);他所谓的 “野草之美”是完全不符合城市生态所要求的生物多样性原则。他的论 调是典型的“伪科学”、“伪生态”、“伪艺术”。

俞孔坚振振有词地提出一些针对城市存在的城市病问题的论说,许多专家说他像是,用兽医刀为人做脑部和心脏手术,用兽医药治疗人的疾病。

俞孔坚可以骗人、骗己,特别是骗那些年轻的初学者,但他骗不了 长期致力于中国风景园林理论和实践的专家、学者。

我们已够啰嗦了。据我们所知,对俞孔坚的此项申请,持反对态度的远远不仅是我们几个人。

敬礼

此致

抄报:中国科协、中国风景园林学会


附:“土人”设计公司这几年的作品,他们口口声声自然、生态,实际是不尊重、不顺应自然,是拙劣的人为造作。

1.河南安阳林州红旗渠国家级风景区

自然风景中这种大红的色彩与建筑形态、钢铁大桥和山水格格不入。 这是对自然风景的绝大破坏。

2.浙江衢州鹿鸣公园

何谓自然?鹿鸣公园中千篇一律的“钢架桥”、“钢铁景观塔”及长方体 的“铁匣子”和优美自然山水的滨水环境极不协调和谐。设计这种“薯条 式”的高度密植的树木配置是破坏自然的低劣丑陋之作。

3.金华燕尾洲公园

近处繁复的圆圈成几何形道路和大面积裸露地及大面积卵石铺地(右侧)、 红飘带的钢铁大桥,其生态、自然在何方?一点农作物和野草,如何体现生物多样性?

4.贵州六盘水明湖湿地公园

几何形的道路布局和又是几座红色的钢铁大桥,与湿地自然生态背道而驰。

这种“水泡泡”是土人到处用的,所谓的“湿地”。

5.安徽宿州汴河景观带

行列式的植树及高架桥,成为如此低劣的滨河景观。

6.哈尔滨群力国家城市湿地

湿地上是生硬的机场跑道型高架桥,把自然的湿地成为人工的构架。

7.浙江金华月亮湾公园

除了生硬的几何体、高架桥,“月亮”、“湾”在哪里?死死的高墙又和月亮湾有何关系?

8.浙江安吉浒溪滨水公园

如此密植的成行成排种植的树木和排水沟,游人如何进入?比苗圃还差!

自然的滨水环境破坏殆尽。

9.浙江德清城市中心绿地

成行成排的水杉与生硬的高架桥!

10.山东章丘百脉泉

把自然岸变成混凝土梯田岸;把自然泉水变成水泥梯田;大面积生硬的铺

装,破坏了自然生态。可泉水不服压迫,硬是透过梯田冒出泉水来。

11.浙江德清下渚湖湿地风景区

成行成排的条式树木栽植和下渚湖的自然风景极其不协调,“土人”植物 配置除了这种连从 1 数到 100 的小孩都能种(18 世纪欧洲人自讽)的方式 外,其它都不会!


推荐阅读:

俞孔坚:海绵城市建设存在六大误区

俞孔坚:城市建设应该“反规划”

俞孔坚当选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

俞孔坚:用地理设计建设新的生态文明

(来源:园林资本)

中国园林网微信公众号
编辑: 郁金香
  】 【收藏】 【论坛】【打印】【关闭
关键词: 俞孔坚 中国风景园林 专家设计

相关资讯 >>更多

相关帖子 >>更多

精彩图文 >>更多

中国园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园林网温馨提示您:在使用中国园林网前,请您务必仔细阅读并透彻理解本声明。如果您使用中国园林网,您的使用行为将被视作为对本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将对您的行为产生法律效力。
本网站发布与转载的所有资料均为促进行业内信息交流使用目的,任何被授权的浏览、复制、打印和传播属于本网站内的资料,必须符合以下条件: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园林网”等声明版权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经过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园林网”字样。违者本网站将依法对侵权者追究法律责任。
② 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网站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出于传递更多之信息而转载,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我们协调给予处理(或删除);如不同意本网之转载,请及时告知本网撤除;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标明原稿件来源,不得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中国园林网”,如因此原因涉及版权法律追责,自行负责,本网站概不负责。
③ 任何单位和个人认为通过本网站包含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本网站进行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说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并核实后,将会立即移除被控侵权内容。
④ 凡向本网站投稿的作者,投稿人务必保证稿件的原创性和内容的真实性,如稿件因抄袭、作假等行为导致的法律后果,由投稿人本人负责。
以上内容最终解释权归中国园林网法务部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