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其亨:中国古建筑凸显工匠大智慧

来源: 扬子晚报  作者:   日期: 2019-7-23 9:58:10
2019年7月6日,中国“良渚古城遗址”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又到了暑期旅游高峰,除了自然风光,那些风格迥异、异彩纷呈的古代建筑,始终是大家百看不厌的“打卡胜地”。作为我国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古建筑中蕴含着怎样的奥妙?为何历经成百上千年,这些古老,甚至有些破旧的历史遗存会有如此大的魅力?听听“网红”教授王其亨为您一一破解中国古建筑的文化密码。

2019年7月6日,中国“良渚古城遗址”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又到了暑期旅游高峰,除了自然风光,那些风格迥异、异彩纷呈的古代建筑,始终是大家百看不厌的“打卡胜地”。作为我国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古建筑中蕴含着怎样的奥妙?为何历经成百上千年,这些古老,甚至有些破旧的历史遗存会有如此大的魅力?听听“网红”教授王其亨为您一一破解中国古建筑的文化密码。 

主讲嘉宾

王其亨

天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国家级教学名师,长期从事中国古代建筑历史及理论的教学和研究,研究专长包括中国古建筑测绘、明清皇家陵寝与园林、古代建筑图学、清代皇家建筑师“样式雷”世家、世界记忆遗产“中国清代样式雷建筑图档”等。

精彩观点

我今天要讲的就是前辈们都有哪些对中国古建筑的认知,我们古建筑的价值在哪儿,西方建筑理论的强项在哪儿,它的软肋、短板在哪儿,因为这是我们的根基。你要在全世界能够安身立命,经济的强大是先决条件之一,强国背后,你的文化自信、自尊,软实力一点都不能缺失,这也是我们研究古代历史、研究建筑史的重要意义。

中国文化基因起码在园林上改变了世界,至于说其它方面,我相信会改变世界的,就从我的研究来讲,和现在的时代潮流,我们生存的自然环境是所有建筑城市、规划的本体,这个思想西方从来没有,今天的建筑教育没有,但中国几千年一直延续这个思想,今天仍然如此,我们应该继承,应该让它走向世界。

我们有没有可能利用现代技术,把一个商代青铜器上的铜锈全部除掉?这个技术绝对有,但是如果把这个当做文物博物馆事业的一个基本规律的话,那整个文物界全都要完蛋。所以说修旧如旧要掌握三条原则:第一条是真实性,第二条是最小干预,第三条是可逆性。如果这样对待文物,那就不会有错误。

中国古代建筑是集聚人类智慧的遗产

我们现在经济发达了,大量的人出去旅游。国内长假旅游最热门的地方,全世界各个国家没有例外,首先一定是世界文化遗产。什么叫世界文化遗产?大家一看就知道,全是古代建筑。

我今天要讲的就是前辈们都有哪些对中国古建筑的认知,我们古建筑的价值在哪儿,西方建筑理论的强项在哪儿,它的软肋、短板在哪儿,因为这是我们的根基。你要在全世界能够安身立命,经济的强大是先决条件之一,强国背后,你的文化自信、自尊,软实力一点都不能缺失,这也是我们研究古代历史、研究建筑史的重要意义。

我们对中国古代建筑的认知,把它作为人类智慧的遗产,也就是世界文化遗产这个奠基性的工作,是在90年前中国营造学社开创的。1929年成立的中国营造学社,集结了国内的精英,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大家所熟知的梁思成、刘敦桢,当然还有很多坐标性的人物。他们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坚持中国的学术研究,通过一系列的现代田野考古、调查、文献挖掘、解读,让中国建筑在当时西方文化中心论的国际氛围下,终于登上了世界舞台。虽然音量很小,深度也不够,但是起码得到了尊重。

1956年以后,国家集结了全国建筑学方面的精英,经过前后八次修改,完成了《中国古代建筑史》这部经典著作,把中国建筑放在世界文化背景下,做了经典的概括。

中国古建筑的独特设计与结构令人叫绝

中国古代建筑结构当中有很多特点,第一个就是承重结构以木结构为主,其中包括三种结构式样:井干式、抬梁式、穿斗式,这几种方式都是根据地域来分布的。

第一种井干式建筑比较原始,就是木头单独砍两个榫口,一个和一个咬在一起,叠起来。这个在汉代以前非常发达,汉武帝的井干楼就如此。我们现在的井干式建筑集中在西南,云南的西北部和四川的西部,那个地方盛产木材,现在还有大量干栏式的建筑。

第二种就是抬梁式,北方的宫殿、住宅都是这样,北方气候严寒,木材不容易腐朽也不容易长白蚁,抬梁式建筑安装、预制装配都很简单。

还有一种穿斗式建筑,主要是在南方。因为多雨、潮湿,容易糟朽。靠近檐口的柱子,下边糟朽了不用揭瓦,直接拿个大锯把这个柱子锯了,接一段或者拿石头垫上来。

1988年我带着天津大学的学生在做阆中保护规划,在阆中古城的街道上,我们看到店主要开店面,拿着大锯就把门口那个柱子给锯了,瓦都没有揭。北方同学都目瞪口呆,怎么能够做到把承重的柱子都锯掉,建筑还没事儿?这就是南方穿斗式建筑的特点,你截掉几个柱子没有任何关系。所有的吊脚楼,都是这种结构形态。你拿西方的经典力学、理论力学、材料力学、结构力学,绝对没法解释中国古代建筑。

(建筑)在这儿如果能够站住、站稳,按照理论力学,脚上必须用钢螺栓把它固定住。现在所有的楼一定要和土地打桩连接,这叫刚接。中国古代建筑哪个是刚接的?没有一个,从根基上就不一样。但是它的优点就在那儿摆着,蓟县独乐寺经历过28次大地震,在唐山大地震的时候,摆动了好几米,最后回到原位。

组群布局也是中国古建筑的特点。纵观中国古代建筑史,绝大部分建筑是趴在地上、平面展开的。比如沿着北京的中轴线走一遍,最高的建筑是正阳门,没有超过40米。然后往北走,穿过天安门到了午门,37米。整个中轴线最高大、最隆重的建筑,太和殿,它本身只有26米,加上8米高的台基,总共30多米。往后到景山,再过去到鼓楼、钟楼结束。

这是简单一个以山作为背景的建筑,这才叫景观设计。你可以到东陵、西陵、十三陵看个够,到皇家园林看个够,那绝对是世界顶级的景观建筑设计。

纽约中央公园设计借鉴了中国园林的“自然美”

还有一个,就是园林。中国和法国景观专业的学生互相交流,法国教景观建筑教育的很多老师就问中国学生,你们知道自然美是中国人的发明吗?我们的学生答不上来。

为什么有了城市,有了住宅,还一定要有园林?这又牵扯到中国人的价值观。

以北京的四合院为例,北京四合院有一道垂花门(四合院中一道很讲究的门,它是内宅与外宅的分界线和唯一通道)。门外你不能当“膀爷”;进了院子以后,年纪大的老人可以穿个大裤衩,摇着扇子,小孩儿光着屁股。门以外讲的就是礼,就是社会游戏规则;但是另一方面,在院子里头,我们强调是亲情、天伦之乐,更适合的就是园林空间。建筑顺应的这种价值观,宫殿、住宅是属于礼的范畴,园林属于乐的范畴。

原来西方的园林叫garden,他们的园林就是几何布局,靠修剪。整个凡尔赛宫的花园全都用剃的方式修剪,上面剃平头,修成骨感的美,还有几个喷泉能够点缀一下风景。

在大航海时代,荷兰人最先跑到中国来,大量的中国画、中国瓷器、丝绸运回欧洲,他们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画。当时英国首任驻荷兰的大使就了解到,这和西方园林完全不一样,英国就借鉴这个词landscape,这叫“风景”。

正好这个时候,曾经在康熙时候当过朝廷里的宫廷画师制作了“避暑山庄三十六景”图的铜版画。他就把这个铜版画带到了欧洲,首先到了英国,在此基础上,西方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自由布局的自然风景园,然后就在garden的基础上加进了一个风景那个字眼。德国人、法国人不服气,强制说这叫英中式园林,核心的内容就是自然风景园。

到了19世纪中叶,美国园林设计的大师到英国学习,最后就把这个概念搬到了美国纽约中央公园的竞赛当中,中央公园是美洲第一个英中式公园。

中国文化基因起码在园林上改变了世界,至于说其它方面,我相信也会改变世界的。就从我的研究来讲,和现在的时代潮流,我们生存的自然环境是所有建筑城市、规划的本体,这个思想西方从来没有,今天的建筑教育没有,但中国几千年一直延续这个思想,今天仍然如此,我们应该继承,应该让它走向世界。

“修旧如旧”,修复古建筑要遵循三条原则

复古、怀旧,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趋势,我们在这方面还是缺失了。如果有一流专家设计、施工,可以保持原汁原味、原材料、原工艺,复建古建筑何乐不为?但是起码在目前它不是文物,也不能按照文物标准来同等对待,但如果做好了,它就有传世的价值。

受中国影响,东亚的建筑体系以木结构为主,按照中国古代建筑的实践经验来看,这种建筑每20年必须要翻修一次,如果不翻修,木结构会全部糟朽——“摧枯拉朽”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一翻修以后,按照惯例,一揭完瓦,大量的椽子、弯板、檩子就得换,多的甚至要换到百分之七八十。换完之后,这个东西还是不是文物?这是我们长期遇到的问题。

瓦不换,房子要漏,文物的主体保护不下来,因为这个琉璃瓦爆了釉要吸水。现在我们正在研究爆釉以后重新烧釉的技术,但是目前这项技术还没成熟,不能使用。油漆也有这个问题,新上油漆用不到十年,用五年看着就跟旧的一样,再过个十年肯定要爆,要裂。涂着大红漆的柱子全都爆了,开裂了,破破烂烂的,但是里面依然保存得很好,那要不要重做?经过反复商量,决定外面重做,里面要原汁原味的保留,舍车马保将帅,这个方针在今天中国的古建筑修复当中大量应用。

我们有没有可能利用现代技术,把一个商代青铜器上的铜锈全部除掉?这个技术绝对有,但是如果把这个当做文物博物馆事业的一个基本规律的话,那整个文物界全都要完蛋。所以说修旧如旧要掌握三条原则:第一条是真实性,第二条是最小干预,第三条是可逆性。如果这样对待文物,那就不会有错误。

推荐阅读:

济南大陈家村古建筑群破壁残垣

江西南昌:修复古建筑群 打造文旅名村

杭州六百多处文保古建筑如何防患未然

济南华阳宫古建筑群谢客修复 景观绿化将提升

(来源:扬子晚报)园林网微信公众号
  】 【收藏】 【打印】【关闭
关键词: 古建筑 工匠 大智慧

相关资讯 >>更多

精彩图文 >>更多

园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园林网温馨提示您:在使用园林网前,请您务必仔细阅读并透彻理解本声明。如果您使用园林网,您的使用行为将被视作为对本声明全部内容的认可,将对您的行为产生法律效力。
本网站发布与转载的所有资料均为促进行业内信息交流使用目的,任何被授权的浏览、复制、打印和传播属于本网站内的资料,必须符合以下条件: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园林网”等声明版权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经过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园林网”字样。违者本网站将依法对侵权者追究法律责任。
② 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网站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出于传递更多之信息而转载,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我们协调给予处理(或删除);如不同意本网之转载,请及时告知本网撤除;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标明原稿件来源,不得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园林网”,如因此原因涉及版权法律追责,自行负责,本网站概不负责。
③ 任何单位和个人认为通过本网站包含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本网站进行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说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并核实后,将会立即移除被控侵权内容。
④ 凡向本网站投稿的作者,投稿人务必保证稿件的原创性和内容的真实性,如稿件因抄袭、作假等行为导致的法律后果,由投稿人本人负责。
以上内容最终解释权归园林网法务部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