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洪奎专栏

孙洪奎,1957年生人,1982年毕业于吉林大学经济系,曾做过教师、国家公职人员、金融行业高管,后转行经商。2003年开始独自建设中国首家大型民营植物园——大连英歌石植物园。著有《我的花园哲学》等作品。

英国人不厚道,学人家东西不称人家为其师,脱胎于人家,不认人为其母

来源:大连英歌石植物园   作者:孙洪奎   日期:2018-5-14 16:40:20

前些天我的英国专家大卫来大连,我到机场接他然后到饭店吃饭。席间我跟大卫说,最近我总是听业内一些人士提英国园林受中国影响很大,还有人说中国仍是世界园林之母。你怎么看?大卫说,他也听到过这样的说法。但是他真的不知道这种说法怎么来的。他不认为英国风景园林是受中国园林才得以形成。我逗他说,你们英国人威尔逊写了一本书就叫“中国园林乃世界园林之母”。大卫说,威尔逊一贯如此,类似中国微信的标题党,挂羊头,卖狗肉,他还写了一本什么书也是这样。反正他说,他虽然从事园林工作四十年,真不知道英国园林受中国园林影响这么大,之母说,肯定不对。我因此才和大卫开玩笑说,“你们英国人不厚道,学了人家的东西不承认,不认师,人家生了你,你不认人家为你的母亲。”

我今天用这个说法做标题,也是标题党的做法,以吸引众人眼球。

今天这篇文章我思来想去才去写,也是有顾虑的。很多人都这么认为,我否定这种说法,心里也不是很踏实。我不是学园林专业的,更没研究过西方,特别是英国园林史。大卫说英国有一本厚厚的书,英国园林史,没有说英国园林受中国影响如此巨大。他也不是搞园林史的,也许他也和我一样孤陋寡闻。作为疑问我说出来,请各位老师,各位专家帮我解答疑惑。

我不明白的事之一。中国古典园林与英国自然风景园完全是两个风格,两种模式,也许是我眼拙,没能在英国园林中看出中国园林的影子。

2003年我开始搞园林,看了一些书。书中介绍英国园林受中国园林自然风格影响而成英国自然风景园。2008年我去英国考察学习。参观了几个重要的花园,还有近百个别墅花园,没有中国园林的影子。英国皇家植物园邱园有一个中国塔,很孤独的耸立在那,看不出它与其他英国造园要素有师生或血缘关系。江南园林拙政园,岭南园林余荫山房的影子我更是没看到。

英皇皇家植物园——邱园塔

有人说,是中国园林的自然风格让英国人喜欢,才形成了英国的自然风景园林。咱中国是以建筑为主的园林,从建筑园林中能挖出自然来,中国人确实厉害。而且中国的建筑为主的自然式园林,到了英国后,演变成完全是以植物为造园元素的英国自然风景园林,好像有点变魔术的感觉,太不可思议了。我太拙笨,无论如何理解不了。

有人还说英国的花境也受了中国自然风格园林的影响,更不可思议。人家土生土长的东西,怎么就有了我们的遗传因子。好在,没有设备可以做DNA检测,随便说吧。

我不明白的事之二。仅凭几个英国传教士就能把中国园林带到英国,仅凭某个诗人、文学家说英国园林受中国园林启发才得以形成就可以作为证明?伟大领袖兼诗人毛主席还说:“梅花欢喜漫天雪”呢,虽然有很多人信,我没看到漫天雪的北国风光里有梅花在傲雪。植物学家也不这么认为。

中国有个造园大师叫童寯,他写了一本书叫《论园》。其中谈到了英国园林如何受中国园林影响的过程。大约是在十八世纪中叶,一些传教士来、外交官、诗人、文学家,来到中国,主要是广州,觉得中国园林特别好,有自然之美,以绘画、文字或口传方式带回英国,因此极大的影响了英国的园林风格。当然也说到了一个建筑师叫钱伯斯,把中国塔带到了英国邱园。

如果这些就能说中国园林极大的影响了英国园林,好像有些牵强。世界在发展过程中谁影响谁都有可能,都正常。但要达到“师”的程度,说英国园林师法中国而形成自然风景园林风格无论如何行不通。中国离英国那么远,当时的科技、交通那么不发达,仅凭几个传教士、外交官、文学家,一个建筑师就能把中国园林文化一股脑或精髓带回英国并极大的影响了英国园林那真的是特别难。现在什么条件都好了,我去了几趟英国学习,至今不得要领,请来了英国专家在园里干了五年多,我这个园子也还不那么英式。我们中国园艺界那么多人学习英国花境,快二十年了,也没把英国花境真谛学到手。我们中国人有多少人去过加拿大的布查特花园,都喜欢的不得了,中国有布查特吗?在我的花园里有一个仿布查特区,成都的漫花庄园也有一个,和真的布查特比起来,那是天与地。怪不得外界人士谁都可以对园林指指点点,认为园林是个没啥技术、艺术、文化含量的东西。原来我们园林人自己都认为是这样,简单看一圈就明白了,回来就可以照猫画虎了。

加拿大布查特花园

大连英歌石植物园花园艺术展示区(布查特区)

如果说古代或近代欧洲的园林及各种文明相互影响,而且影响巨大,完全合乎事实。那是因为地缘的关系。如果说日本、韩国、马来西亚受中国影响巨大,说我们是他们的老师,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因为事实就是如此,这是地缘文明的相互影响。如果说英国师法中国自然式建筑园林才形成其自然(植物)风景园林,确有夸大其词的嫌疑。

我不明白的事之三。有人还经常提“中国乃世界园林之母”,我不知道此说何来,后来听说是英国的一个叫威尔逊的人的写的一本书,书名就叫“中国乃世界花园之母”。再后来我买了这本书回来一翻,完全不是那回事。这个叫威尔逊的家伙是个标题党,挂羊头,卖狗肉。他其实是写他如何在中国收集植物,是工作日记兼游记,后又把些植物应用于英国花园里。他从英国花园里应用了大量的中国植物的角度说“中国乃世界花园之母”,好像情理、逻辑不通,如果按这个逻辑推理,砖厂乃建筑之母,烧窑乃故宫之母,当今的荷兰乃当代世界花园之母。遗传关系在园林上主要是讲文化、风格、模式而不是造园植物与材料。这个道理再普通不过了。有很多园林人也许根本就没看过这本书,或只看了书皮,不知道书里到底写了些什么,也没去过英国,听某专家教授说的,也就信了,还以讹传讹。中国就真的成了世界园林之母了。

中国的自然式建筑园林(建筑园林怎么就自然了,我不知道)与英国自然风景式园林到底谁影响了谁。(英国人认为他们受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影响比较大)并不重要,都是其园林历史与社会文明发展一定阶段的产物。自然的风格相同,有历史的偶然,也有历史的必然。就像人类经过了石器时代,然后是青铜器时代,谁影响了谁?

如果说中国乃日本园林之母,估计日本人没脾气。王羲之是王献之生理上的父亲,也是他书法上的父亲。献之后来自创一派,青出于蓝,有点像中日园林之关系,这个恐怕与中英园林关系不同。

中国园林确实曾经辉煌,但我们不能总是沉醉在曾经的历史辉煌中,更不能贪天功为己有。俗话说,“好汉不提当年勇”,对应的话就应该是“总提当年勇者必是赖汉”。中国园林界似乎具极大的惰性,缺乏想象力,不敢突破。自计成的《园冶》至今已有430多年历史,并无理论上的重大突破。我们总是拿古典园里说事,这不是一个真正尊重历史的态度。人的存在有社会性,也有历史性,这个历史性与社会性,就是人类不断的变革、重塑和超越自己。中国园林不仅要道法祖宗,还要与时俱进。


推荐阅读:

聚焦——中国花卉旅游的生存之道

花园里的文化

我做一个“心灵的花园”行吗?

中国的花境“一点也不像羲之”

网友评论

昵称: 顶[0] 踩[0]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中国园林网 客服邮箱:Service@Yuanlin.com 客户服务热线:4006-88-9526 0571-86438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