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林网记者何光群专栏

经济管理学本科,网络传媒记者,园林行业工作经验超过10年,对行业事件实时报道,为行业专家、企业做深度专访,有企业管理类、企业文化类、行业产品类、大事件类、新词热点类的系列报道

高考作文,为我们而题!

来源:园林网   作者:菩提树   日期:2022-6-17 16:54:50

2022年高考语文科目共有7套试卷,在这7套试卷里,网友讨论最多的是全国甲卷有关《红楼梦》“大观园试才题对额”的考题。

网友们看到这个题材瞬间都懵了,有些老师认为即使熟读《红楼梦》,没有一定的园林景观阅历和古文学素养,怕也是难以解读到题中真意,不难想象考生们在临场应试时有多艰难。

当然这个话题一出,作为园林花木行业的我们也颇为关注,毕竟高考作文大题出现与我们行业关切的题目少有,园林意境有多大魅力怕是也少有人会细问,因此我们不妨解读这段材料,理解园林场景中词句的缘由与深意。

当贾政问诸公时,诸人都道:“当日欧阳公《醉翁亭记》有云:‘有亭翼然’,就名‘翼然’颇好。”

这在寻常之家,有个与名家同名的亭子,也不失为一件雅事,可红楼梦里的贾府,那是赫赫扬扬的国公府,而且这大观园是为元春省亲而建,为亭子取名,直接把别人现成的名儿拿来用,显然不合适。

就像后面众人为后来李纨的住处取名“杏花村”一样,贾政就说,“杏花村”固佳,只是犯了正名。因为唐代诗人杜牧诗中有“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句。而贾宝玉更是冷笑说:村名若用‘杏花’二字,则粗俗不堪了。

所以,我们看大观园试才题对额一回,众清客给出的题额,大多都是现成的,很俗的词,稍微有些知识储备的人,都想得到的,我们可以称之为文学的第一层境界,说白了,就是把人家的东西直接搬运过来,属于照抄阶段。

贾政觉得“翼然”二字不好,因为它没有结合实际情况,不能真实反映出这个亭子的地理位置,相当于名字虽雅,但与这处景观的契合度不高。因此,他结合“此亭压水而成,还须偏于水题方称。”最终给出了一个半是借鉴半是创造的词“泻玉”。

贾政取此名,依然没有跳出欧阳修的《醉翁亭记》,其中有一句“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这一层我们可以称之为文学的第二层境界,他已经不是纯粹的照搬,而是开始点题了,融入了自己的思考和再创作,属于模仿阶段。

清客们是生搬硬套,名虽清雅,但跟大观园的这处亭子没有任何关联,属于亭子和名字完全不搭的割裂关系,纯粹就是附庸风雅。政老爷点了水题,用一个“泻”字,又将水比“玉”,组成“泻玉”二字,其实古人也有现成之句,如黄庭坚“时雨泻玉除,潢流涨天井。”汪亭讷“泻玉寒泉绕石台,夜中归鹤栖松院。”

而且,按宝玉所说,当日欧阳公用“泻”则妙,如今这亭用“泻”则不妥,为什么?我们来看“泻”字本意,是很快地流的意思,欧阳修的《醉翁亭记》写的是游赏宴饮的乐趣,泻字直抒胸臆,能表达出畅快之意,自然好。

但大观园是元春省亲驻跸别墅,各种亭台楼榭,山石轩馆的题额应入应制之列,用泻字就显得不够庄重,“亦觉粗陋不雅。”你看,我们平时都说宝玉不学无术,但在诗词联对上,他不仅有才学,也能站到更高的一个层面上来思考问题。

清客相公们和政老爷都没考虑到这些匾额不仅要清雅新奇,更要符合皇家规范,不能有任何粗俗不妥字眼,贾宝玉这个富贵闲人竟然虑到了这一层。所以,他虽然极恶读书,并不代表他不懂礼仪。

宝玉最终用了一个“沁芳”为此亭命名,于是一系列的沁芳就出来了,沁芳亭、沁芳桥、沁芳闸。

这个词,当属贾宝玉独创,“沁”字,应水题,意为香气、液体等渗入或渗透,如我们常说“沁人心脾”,有词牌名即名“沁园春”,取字很雅,入应制也没问题。而“芳”字则应亭周边景致。

这个应该属于文学的第三层境界,属于完全将自己融入其中,不仅点题,更符合大观园为省亲而建的应制之意,还把周边景致尽炼其中。脂砚斋也忍不住夸道:果然。真新雅。

不仅如此,宝玉随后还做了一副七言对联出来,与“沁芳”二字遥遥呼应,也是对这二字最好的解释。他说:绕堤柳借三篙翠,隔岸花分一脉香。这副对联里,有水,有景,有色,有视觉,有嗅觉,恰如“沁芳”二字,真是绝妙。

怎么样?两个字的题词竟有如此多的缘由和学问,在我们的园林场景中,每一个细节都有许许多多讲究,如去一个个查探,我们都当作学富五车之人,可见我们园林行业之博大精深,实为集大百科全书于一身的行业,是最出工匠之材的行业。

到此,这个命题的真意已经显现,考的是“境界”:照抄→模仿→创新,题眼是创新!读懂了这个命题,我们不免对立题人产生敬意,为这一届高水平的作文题目点赞。

当今中国社会,我们的各行各业,不都正经历着照抄→模仿→创新这样的阶段吗?而今正是创新、创意、革新、转型的历史结点,再不革新,我们还能何去何从?来说说我们行业吧。

花木板块,跟风种花木,已经不是一两年的事了,而是一两代人的事。几十年时间,全国种花木,称得上自有品牌特色的有几家?品种间的混战,规格间的混战,价格间的混战,每隔几年就大起大落。这个板块之所以被行业领导们评为依然停留在1.0初级阶段的原因,不正是照抄给我们带来的伤害?

每一个创新的背后,紧跟着无数个照抄和模仿,并很快把原创者推向灭亡的边缘,种质研发难以发展壮大,花木板块就很难发展壮大,价格混战带来的结果不是剩者为王,而是种源没落,以致行业中存在这种观念:我不做第一人,第一人都是最先陨落者;我做跟随者,把他们的创新拿来用,成熟的产品,熟练的套路,这是最保险、最高效的赚钱方式。

但是伤害呢?伤害就是这个行业无法实现突破,一直在照抄模仿中轮回,谈什么标准?谈什么应用?谈什么用资本来衡量?这还差的有多远?

现在种权、产权为什么越来越受重视?因为照抄给我们这个行业带来了太多、时间太久的伤害,就是为了保护创新者,保护努力探索的“第一人”。

现在耕地“两非”政策更加剧行业转型压力,失去了生产资源,我们还有什么资本去照抄?在更加有限的土地资源里,我们只能做更好的东西,对于行业的理解,对于应用的理解,对于产品的理解?我们都经不起继续迷失,现在必须作出自己的理解,只有创新才是唯一出路。

设计施工呢?这是被社会吐槽更为激烈的板块,因为我们做的东西已经深入到每个人的生活中,让每个人都来融入我们创造的产物,体会就更多了。吐槽设计毫无亮点,不是法国巴黎就是伦敦泰晤士,再就是意大利的花园,我们祖国的大地上,看到的尽是国外的风景,无外乎设计师被吐槽是被“文化洗脑”最彻底的一群人,说实在点是园林文化断代,说严重点就是外来文化入侵、崇洋媚外。

粘贴复制创造了“千城一面”,我们都已经受够了,接下来的乡村振兴,我们还要“千村一面”吗?这可是华夏文明发源的根据地,我们该不该继续照抄模仿?不能了呀,文化自信,我们要文化自、民族自信,再不挖掘发现自己,都我将不我了。

革新,必须革新!

推荐阅读:

“植物猎人”是个什么职业?

月季,还能走多远?

苗市至冷,他却热情不减,干劲儿十足

立夏,冠幅乔木的优势凸显!

版权所有:中国园林网 客服邮箱:Service@Yuanlin.com 客户服务热线:0571-81999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