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创工程设计专栏

同创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创建于1988年,前身为绍兴市市政设计院有限公司。是一家综合型设计服务平台。现拥有市政行业、建筑行业及风景园林工程设计专项甲级资质。业务范围涵盖城乡总体规划、市政设计、建筑设计、景观设计、岩土工程勘察、工程咨询和城市市容第三方测评服务。

设计师金小军,踩着时光倒流的人

来源:中国园林网   作者:汪洋   日期:2017年6月9日

“我是金小军,自嘲金三古,当然不是‘上古、中古、下古’,而是‘古怪,古痴,古为’。如果要用一句话总结自己,我想我是一个踩着时光倒流的人。如果非要在这句话上加一个解释的话,我准备跟你谈谈古与新的辩证关系、古为新道的设计理念,以及……客官留步,客官麻烦你听我讲完,客官,您慢走……”

这是设计师金小军故事的开场,当然是我杜撰的。在准备打开这个关于一个景观建筑设计师的长成的故事之前,我们假设这位来自同创工程设计有限公司的副院长,这个主持设计了湘湖主要景点、沈园之夜场景、朱仙镇文化旅游区、杭州湾海上花田等一大批优秀景观工程项目的金小军同志,是一位絮絮叨叨、不受欢迎的说书人,他准备讲述的故事充满思辨的纠结和理论的乏味。作为在场唯一的观众,你正准备悄悄撤离。然而就在此时,般若波罗蜜!一道白光闪过,你穿越了。

是的,“月光宝盒”真的存在,它就藏在这个叫金小军的人手里!

同创工程设计副院长 金小军

初出盘山与古结缘

你来到浙中磐安,大盘山中的一个小山村。这里终日云山烟水,雾雪横扫,一派自然的和谐与逍遥,据说历史上曾是名士大儒的隐居之地。你正品咂其中滋味,只听“扑通”一声巨响,伴随众人惊呼,在村东的池塘边上,一个小孩被父亲丢进了水塘里。

小孩挣扎着爬上岸,冰凉的池水浸透了单薄的身板,沙泥糊满了脸,颤抖的小手里还紧握着几个机械零件。岸边的父亲如铁塔般耸立,横眉怒目,叉腰训斥:“别跟猢狲一样!毛手毛脚的,把个簇簇新的收音机拆坏掉唻。一日到夜想什么东西!”

“我少年时居山野,天性寻奇搜胜,对未来的憧憬如天马行空,对好奇事物动手拆装探究,往往以破坏告终。”这是说书人金小军的旁白。许多年以后,当成为设计师的金小军回望来路,这次童年“落水”事件成了他挥之不去的镜头,它的意义在于提出了一个疑问——究竟什么样的场景能够让人过目不忘(历久弥新)?是冰冷的湖水?满心的羞耻?还是出乎意外的方式?“如果当时父亲只是打了我几下屁股,恐怕早就忘了。而就是扔进池塘这样的方式,让我直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作为一名工于历史文化景点的景观建筑设计师,怎样让游客在短暂的游览过程中,能够切身感受景观所传递的历史文化魅力,乃至留下直击心灵的震撼和难以忘却的记忆,这是金小军在设计工作中时常追问自己的问题。他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里,隐藏着穿越时空的秘密,或许那就是传说中的“月光宝盒”。

回到九零年代,顽皮的孩童长成了孤傲的少年。因为家境贫穷,为了尽早工作赚钱,他选择就读金华建校的工民建专业。每天就着咸菜啃馒头的生活,却无法阻断少年心中诗意的萌发,他迷上了绘画和音乐,每天不是背着画板写生就是握着笛子吹曲儿,被同学嘲笑样样通、样样不精的“大才子”。而这段时间的不务正业,恰恰给他打开了一扇窗,好多看起来不搭界的内容,都互相交叉、融合、渗透在了一起。

谁也没有想到,就在毕业前夕,这个不务正业的古怪少年,却被一个天大的机会砸中了。当时横店影视城总设计师、北京电影制片厂美术大师张先春来学校招募画工,金小军凭着厚厚一叠手绘作品力压群雄,成功打动了张老,成了横店影视城场景美术师的一员。一毕业就能来到北京,并且从事自己喜爱的绘画工作、还能得到众多电影美术大师们的言传身教,这样千载难逢的机遇,对金小军来说,宛若一梦。而他就此与古结缘,与设计结缘,在踩着时光倒流的路上,摇摇晃晃地迈出了第一步。


任途南北于古中求

北京

故宫院墙森森,就像池塘边铁塔般的父亲。金小军怀揣着木棍,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小心翼翼地贴着墙根往里走。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故宫了,起初的时候,为了测量实景,走高窜低,东量西画,被保安呵斥制止了几次之后,不敢造次。不过这点小事根本难不倒他,再来时,他就在随身携带的小木棍上画上刻度,再利用空间几何的关系测量并记录数据,回去后凭借数据和记忆绘制设计图。那段时间里,一幅幅经典历史建筑的测绘图在金小军的笔下诞生,当时没有电脑,所有的图纸都是手工绘制,每一扇窗户、每一个对称的图案都要重复绘制,这需要极大的耐心、也需要兴趣和毅力的支撑。他不止一次的在皇家园林博物馆——颐和园和宣武、香山等园林徜徉。这些中国园林的经典,可谓“家家抱荆山之玉”,让他为之震撼。但金小军觉得当时的自己顶多算个绘画匠,一个快乐的绘画匠。

在身边这群资深电影美术师的指导和影响下,金小军不断提升自己的绘图技能,也对古建的结构和设计有了逐渐深入的了解。为了提高自己的工作技能,他学习了“样式雷”家族经典的建筑设计绘图技法,从中汲取了丰富的知识和经验。“绘画就如有生命的平曲线在舞动,这是我学到的第一技。”说书人金小军插话到。

横店

浙江东阳,横店影视城,这个全球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中国的“好莱坞”,在当时,还只是建设中的一片巨大工地。金小军每天的工作就是拿着设计图纸与施工方现场对接,跑遍了工地的角角落落。这里所有的景点都与历史体裁剧有关,看着手绘的设计图一步步变成真实的建筑,异时异地的场景被逐步还原,仿若一场场时空穿梭的魔法。

横店影视城的场景题材涉及上下五千年,时间和地域跨度极大,而场景的还原不仅仅是建筑的复原,还需要对当时的文化、人们的生活方式、生产科技的阶段有全面的了解,这样才能让场景更真实、富有年代感,让人身临其境。而与此相关的所有的知识都需要从书本和现场调查中去探究和考证。

横店江南水乡景区施工现场

场景美术设计老师团队(左起郭再文、张先春、庄严、李永江、金小军、李平)

让金小军最为感恩的是当时年岁已高的张大帅(张先春先生的昵称),在恩师的影响下,真正体会到老一辈人对工作的敬业精神。在工地现场一走就是一天,有时中饭都来不及吃,饿着肚子不停地处理场景上的施工问题。张大帅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要因地制宜,我们要一景多用”,这句话深深印在金小军的脑海里,并在他之后的设计生涯中频频闪光。这段时间由于工作的原因,阅读历史文化和建筑书籍变成了家常饭,不翻烂不算完。《中国传统民居建筑》、《中国古建筑木作营造技术》、《中国古代建筑史》、《<营造法式>解读》、《营造法原》、《中国历代名匠志》、《梁思成全集》……在横店的工作室,光这串书单就可以开一个图书馆。而正是在这段“书山有路求为径”的日子里,金小军对建筑和景观设计有了系统的学习,并且对如何通过建筑和环境等物化空间来传达场景的意境有了深层次的思考。“文化”和“场景”,这两个贯穿金小军未来设计生涯的关键词,此刻已叩响在他的脑海里。

杭州

离开奋斗了三年的横店影视城场景美术设计团队,对金小军来说是一个艰难却明晰的决定。电影美术师的职业道路对他来说太过遥远,他想做自己更专长也更感兴趣的事,做一名真正的景观建筑设计师。

在杭州的一家设计院,金小军度过了疲惫而迷茫的一年,作为设计岗位上的一颗螺丝钉,他只被要求在流水线上完成某个节点上的设计,就如他的某个同事,画了十几年卫生间,至今连客厅都画不了,他担心自己就这样废了。在这样的环境下,利用工作之余恶补专业知识成了金小军最大的收获,短短几年时间里,他自学了浙江大学房屋建筑工程专业和中国美院环境艺术专业的全部课程,每个月10本书的阅读量让他看起来就像个疯狂的书痴。而这个从书本和实践中疯狂汲取营养的青年,这个怀揣大梦的金三古,注定要开创一番自己的事业。

凤凰择良木而栖,2004年底,金小军来到了古城绍兴。听书人,随我默念“般若波罗蜜”。


立身越地与古为新

绍兴,古越灵秀水乡,既是文物之邦,又是民士之乡。有大禹陵、兰亭、沈园、柯岩、鲁迅故里等一票文化古迹,又有王羲之、贺知章、蔡元培、周恩来、秋瑾、马寅初等一溜名人故居(祖居)。这个城市不大,上班不堵,生活节奏不快不慢,更重要的是古建项目丰富,文化氛围浓郁,无疑是金小军大展身手的理想之地。

文化导入场景,场景导入设计

金小军在绍兴城建设计院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由于有了设计经验和专业知识的积累,金小军担当起了设计所副所长的职务,负责项目主要景观建筑的设计工作。团队虽小,只有五六个人,并且大都是毕业不久的新兵,但却都是一群充满理想与激情的年轻人。所长张挺挺是规划专业出身,对项目的前期设计构思、立意的把握有丰富的经验,这给金小军的设计提供了巨大的帮助。从项目整体规划的高度着眼,再到具体景观建筑的设计,就抓住了项目的灵魂和脉络,不会跑偏,不会迷路。

短短两年时间,这支团队设计的绍兴鹿湖园和绍兴运河园迁建工程两个项目,都获得了中国风景园林学会颁发的“优秀园林古建工程金奖”,这是来自业内最高的荣誉和认可。而对于这支年轻的设计团队来说,成功,绝非偶然。


运河园与鹿湖园设计效果图


鹿湖园施工现场图

在水利局鹿湖园项目中,学者型的邱志荣局长对设计提出了很高的文化要求,专门成立了文化研究小组,聘请一批老专家对鹿湖园的文化历史进行深度的挖掘和考证。从范蠡筑城的古越文化到康乾二帝下江南的帝王文化,从鹿文化到酒文化,在浩如烟海的考证资料的基础上,设计需要做的是将这些历史文化通过遴选、创新、融合,从而导入到园区每一个节点的场景设计中来。文化历史清晰、巧妙的导入成了鹿湖园设计最大的亮点。而在设计前先做文化历史考证的工作方法,也被金小军学为己用,在之后的设计生涯中,成了他的标配。

意需向内求,形则随意走

2006年底,金小军参加了湘湖一期的开发建设。“用脚设计,取景要求,文化活化”,这是业主对湘湖景观设计提出的要求,在项目设计过程中,金小军深刻理解了这句话的内涵。用脚步丈量项目的每一寸土地,才能胸有丘壑;设计的景观要让游客产生拍照的冲动,才是审美的胜利;文化不能放在博物馆里,而是要以形象生动的方式展示,并能够参与体验,才能让人印象深刻,融入记忆。

湘湖不简单啊。它包含了距今八千年的跨湖桥文化遗址、充满传奇色彩的越王城山遗址和下孙古村落文化三大文化体系,这片湖泊连同周边的山脉,见证过多少兴衰荣辱、岁月轮转。还原这片湖光山色不仅以旅游休闲的功能,更重要的,是挖掘这里丰富的文化财产,将它们还原成可以触碰、可以感受的场景,让走进这里的游客,能够穿越时光的回廊,寻觅人类历史的足音。“什么样的场景能够让人过目不忘(历久弥新)?”来自童年记忆的叩问再度回响。

一道白光闪过。

公元494年,越王勾践兵败,被吴国的水军追着屁股四处逃窜,还好范蠡欧巴早有准备,打开城门把越王迎进了固陵城。吴王夫差仗着自己兵多船坚,每日在港湾骚扰叫嚣,而越国水军只管操练提防,并不迎战。吴王喊累了……于是派人给越王送来米和面,意思是我围了你几个月,没吃的了吧?还不快快投降?范蠡欧巴微笑答谢,回赠两尾大鲤鱼。夫差一看,我们在山下吃素,你们居然还有鱼吃,气死我了,散了散了,吴军撤离……这就是馈鱼退敌的故事。后来嘛,吴王还是逮着机会把越国打败了,否则就没有后面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故事啦。

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湘湖边,城山既是当年的固陵。如今大水褪去,城山显露出它“原来”的样子:凹凸不平的路面,古老的石板印着时间的苔痕;城墙转角的石块,还有当年战火焚烧的焦黑;高耸的点兵台沉默无言,曾经的士兵战马已被岁月凝固成石像。城门窄小,狭隘,门后一条陡峭山路,似乎还能看见范蠡率兵将迎接越王的急促身影;而城墙下兵戈相伐的战场,早已石化的尸体凌乱散落,仰面向天的头颅上,眼神空洞。似有一声长长的叹息。你所看到的这一切,就是今天的湘湖城山广场呈现的场景。

湘湖施工现场

“意需向内求,形则随意走”说书人金小军说。“认识上要有空性、构思上要有主线,表意上要有变性”说书人金小军又说。

管他什么意思呢!我都穿越了!

后之视今,犹今之视古

2010年,金小军和他的团队一起加入了同创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前身是绍兴市市政设计院有限公司),担任景观院副院长一职。在接下来的数年里,兰亭、东湖、鲁迅故里、沈园、朱仙镇、杭州湾海上花田以及湘湖二、三期等知名景点的设计和改造项目中,都有金小军带领团队奔忙的身影。“场景导入设计”、“文化活化”等理念也被一再运用到各个项目的设计当中,并通过一次次创新的叠加衍生出更多的方法和创意。

经历了越来越多的项目之后,金小军开始重新思索设计的意义。这个始终在审视自己,始终在发出追问的金三古,从来不觉得自己做到了怎样的成就,反而有越来越多的问题在他面前铺开。在社会快速发展的时代,信息化、片段化越来越支配了人的生活,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中沉淀自己,在设计领域形成自己的理论体系?在项目建设越来越快速、浮躁、趋利的当下,如何规避快餐式设计和没有灵魂的酷炫式设计?在甲方至上的时代,设计师又有多少自由施展的空间?设计团队如何将过去经验融入创新的叠加从而实现可持续的发展而不被淘汰?在古中有新,新中有古的辩证关系中,怎样选择性继承古的基因,又实现新时代的物质性和精神性?面对一连串的追问,金小军的面前有两条路,一条通向过去(古),从书本和经验中寻找答案;一条是通向未来(新),用实践和探索拓开空间。

如果你再问金小军当年那个问题,“究竟什么样的场景能够让人过目不忘(历久弥新)?”金小军会说:“氛围+故事”,也就是场景的构建和文化的引入,这就是核心的秘密。但他又说:“也许不对。”

说书人金小军说:“中国的文化景观受传统思想的影响非常大。几乎所有成功的景观中都是古文化的精髓和前人的智慧,蕴含着传统文化的底蕴,包含了中国民族悠久、独特、优秀的艺术元素,这些优秀的设计者很大程度上必须依赖本身丰富的文化与艺术的修养。中国文人的传统文化特征和美学追求,与西方的景观有明显的不同,这种风格实际上已经成为中国人约定俗成、自觉或者不自觉的审美情趣。中国的国学,中国的诗词和书法绘画都根植于景观之中,也正是这一点,使中国的景观迥然有别于西方的作品,成为世界建筑殿堂的奇葩,并深受各国人民的喜爱。”

金小军觉得诗圣杜甫说出了他的心声:“不薄今人爱古人”,他知道自己不是盲目的食古不化,他崇古,但也不排斥新的理念与不断创新,“学古之道,犹食笋而去其箨也”。对古的追求必须选择、必须扬弃,择其善者而用之,则择其不善者而改之。设计的“古”,应该是“古韵”、“古意”,它必须有历史的厚重感,但更应该融入“新”的,时尚的元素。他认为:善言古者,必有验于今。今天的新,在后人看来,亦是古。后之视今,犹今之视古。

以上,就是金小军的故事。如果你看到了结尾,或许你会记住这个叫金小军的设计师;当你再去游览历史文化景区的时候,或许会想去探究背后的故事和历史;当你在心中默念“般若波罗蜜”,或许又会有一道白光闪现。

推荐阅读:

【行业】八问中国美丽乡村建设

打破城市与生态涵养区间的“围墙” ——松滋市稻谷溪城市湿地公园景观设计

正和恒基—水生态环境治理综合服务商

新形势下,水环境治理产业何去何从?

网友评论

昵称: 顶[1] 踩[2]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中国园林网 客服邮箱:Service@Yuanlin.com 客户服务热线:4006-88-9526 0571-86438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