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伟专栏

李建伟,美国注册景观规划设计师、美国景观设计师协会(ASLA)会员。当代知名景观规划设计师,“生态设计与艺术相融合”的引领者,主张景观设计最大限度作到人工结构与自然结构的平衡,以景观设计统筹城市规划、水利、交通、建筑等各项规划设计。现任东方园林景观设计集团(OL)首席设计师、东方易地、东方艾地总裁兼首席设计师。

景观的价值与设计

来源:易地景观视野   作者:李建伟   日期:2017-10-24 14:56:06

导读设计师要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拒绝精致的利己主义景观。设计既要满足生活要求,更要保护荒野,保护历史文化,积极创新,珍惜原始的美。景观作为媒介,可以用来和政府对话,跟生态跟很多不同行业的人对话;作为资源,它的价值突出在共享,城市、宗教、商业都可以共享景观带来的益处。

在设计中究竟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做设计抓不住重点,在很多非常有意思的项目面前,我们毫无感觉的走过,这是很大的损失。抓不住最核心内容,产生不了有价值的东西,我们就是在浪费资源,虚度生命。因此,设计师的价值观和品质认知非常重要。

与时代需求相关

如果大家能够有犀利的眼光,每看到一个项目的时候,就会知道从哪个地方入手,哪些是最需要我们去解决的问题,而不是做些表面文章;或者甲方要什么,我们就给什么。当然设计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对于同一个项目,每个人可能都会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但是总的来说,一个社会在一个时期还是有一定的价值取向。我们在这个时代要为甲方,为社会,为我们的国家解决什么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做景观设计,我们为什么要从事这个职业?这些问题都与时代需求相关。

大家进入这个行业,都会接触到一些地产项目。在全国各地,我们做过无数的地产项目。当然我不是说地产项目好或者不好,但过去我们往往热追的是这样一些精致景观,我把它称之为精致的利己主义景观。这词可能用得有些刻薄,所谓的利己主义,该如何理解呢?就是只为项目挣钱考虑的,为夺人眼球考虑的,而不是出于对社会、对环境、对整个系统去考虑的;不是为国家利益,也不为一个城市需要。项目精致,奢华,看起来光鲜漂亮,却失去了应有的社会人文和生态价值。

许多的地产项目,大家看了都觉得了不起,做得非常精致。坦率地告诉大家,我不是很欣赏。原因是我们花了很多的钱和精力,把原本应该简单、朴实的公共空间当成艺术品去对待,做出来无论从工艺还是从材料来看,都非常的完美和精致,可是并没有公众可参与的活动空间,没有自由舒展的氛围,更不用说什么生态生产生活了。人人都想住高档社区。把便宜的东西也要搞得看起来高档,这是什么价值观?纯粹的浮华与虚荣!回过头看看我们在做什么?东方园林的项目,多是关于一个城市的大系统,大量地融入了水生态治理,自然保护和生态修复。

我们对社会的贡献有多大?远不是一些小品工程可以比拟的!那些被人追捧的精致小景观,那些没有任何的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东西,不应该成为行业的主流价值观。

我们当然不反对个人的设计爱好和选择。设计的艺术性永远重要,但同时也不能忘了我们的使命,我们要解决的是社会问题和地区的生态问题。还要解决民生和城市的经济问题,尽管这些很少得到大家的关注,甚至难得到一些设计师的认可。原因是什么?因为我们做得简单、粗放。因为大尺度的东西你不可能每一块铺装,每一个细节都做的非常精致,把它们都磨得光光滑滑的。我们不可能,也不应该把景观当成宝石去做。把景观当钟表珠宝去做,这是一个很大的认知误区。

坚持朴实、简约、解决实际问题的设计导向

精致的利己主义景观也许是大众所追捧的东西,但是简单朴实的景观,才能够与自然融为一体。真正的好景观总是默默地服务于我们的社会,我们的生活和大环境。虽然引不起大众的重视,而是平凡朴实地存在着,这就是我们的宿命。也许有人认为这非常的可悲,但是我要告诉大家,你们是最伟大的,在这样一个大环境里面,我们做到了既默默无闻,同时对生态付出了最大的努力。如果我们还追逐景观的精致无比,何来这些贡献?不要让虚伪的景观横行霸道,而应该坚持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在服务于社会、生活和生态的同时,追求属于我们的艺术和价值观。

在当下的社会条件下,我们应该坚持自己该做的,以朴实、简约、能够解决实际问题的景观去影响我们的行业。我们应该有自信,有坚守,有担当,不为个人虚荣和利益所动。大家都知道林缨,她设计了越战纪念碑,简约又震撼,开创了新的现代主义景观设计。可从那以后,她选择了一个人做那些细小的设计,不去别的公司打工也不愿意跟别人合伙,觉得我就做我的艺术才好。所以在越战纪念碑之后,她鲜有令人有印象的作品出现。那么有才华和创造性的人,因为价值观问题,没有把自己和社会和整个国家联系起来。她的景观设计再也没有大的突破,着实很可惜。

现在很多设计界的人士都在强调工匠精神,简约朴实的景观跟工匠精神是不矛盾的。我们应该把眼光放到大的景观系统里面去,放眼大的尺度,针对社会的需求,解决目前存在的最主要的问题,来施展我们的才能。

大家可能又会问我,世界上好多国家都在评奖项,我们是否也应该多报几个奖项试试?我从不关心什么奖不奖的,因为很多获奖项目并不是真正的好项目。不管是从规划的角度,还是从设计的角度,都是一些表面光鲜的东西居多。我的导师曾经是ASLA评委会的主席,他在给我们上课的时候最反对的就是画效果图。认为效果图都是骗人的。但是评奖没办法,就只能根据图片来做。在我们这个时代,真正好的项目、解决问题的项目都是很难得奖的,因为生态性、社会性、生活性强的项目,在艺术上有个性的项目都不属于表面光鲜的范畴。我们作为景观设计师应该具备怎样的一种情怀,不要为了评奖而去工作,不要为所谓的名声而付出你的青春,你应该为你认为有价值的事情去工作,去付出生命。

放眼大尺度、全尺度

前面说的精致的景观一般都是小尺度,不需要跟别人合作,想做成什么样子就做成什么样子。这看起来很满足,很爽吧?跟别人合作多难啊!但是我得告诉大家,如果我们再沉迷于这种细小的景观,我们真的没有出息。这个社会有太多的问题需要我们去解决,有太多创造性的生活需要我们去设计!如果尺度永远局限在小格局里,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不管从社会还是从生态和艺术的角度,我们都不会有什么影响力。为什么说我们做风景园林的没有做生态规划和做建筑的人有底气?因为它们是放开的大尺度;而我们总是在它们的下面做一些细小的事情,永远跟不上别人的节奏。

你说你要解决城市的交通问题,但你只是在道路边上种些树,那能解决交通问题吗。你想要解决海绵城市的问题,而做点雨水花园,那也无法从实质上改变现状,因为这是空间和尺度的问题。我们要开拓眼界,不光是走向一个城市,甚至是走向国土,走向一个流域,才能够真正解决生态和社会问题。改变城市水资源问题需要整个流域的生态建设;对整个国土资源的合理规划,才能够解决雾霾问题。所以尺度的问题非常重要。不管你是学什么的,都要站在更宽广的尺度上看待这些问题。不要一做设计看到的就是红线。红线内外都是相互影响的,要从整个区域来看待一个场地,不然你永远不知道这个场地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创造出内心最真实的景观

我们很多时候处于一种矛盾的心态,似乎做任何设计都得和传统挂钩。我们有非常丰厚的历史,很多领导就认为中国的东西一定要做成月亮门,一定要做成什么样的屋顶……过去的历史总是背在我们身上甩也甩不掉。我想说的是设计真的需要有创新性,特别是想要做出优秀的作品。没有创新精神,无法做出好作品。如果你做的都是别人做过的,即是模仿或者抄袭。作为设计师,你的职责就是要表达出你内心最真实的景观。创新是我们必须要遵循的铁律。如果你不想创新,就想走别人的老路,那么在这个行业里你就永远没有出路。

该留下的一定要留下来

关于人天相离与天人合一的争论。我们过去一直强调是天人合一,但天人合一常常给人以误导,那就是:我们跟自然是一体的,我们是自然的,自然也是我们的。我们就成了替天行道,替天代言的人了。实际上,人的能力已经变得越来越大,破坏力也超出了想象。过去人的能力很小,几百万年以来人类跟大自然的冲突,远远没有近两三百年这么严峻。之前的几百万年。大自然跟我们很和谐,而现在人的力量比所有的动物的力量加起来还大不知道多少倍,我们可以把候鸟和猛兽全部消灭,甚至一颗原子弹就可以毁灭一个国家。

地球目前有96个国家,瓜分了所有的陆地。每个国家划分为州、省、市,还有你的别墅,你的别墅里有前院后院,在这片地上你想干啥就干啥,那里面没有猴子和老虎的空间,你不可能跟老虎和一些昆虫生活在一起,不可能跟那些有害细菌生活在一起,所以说人和自然已经有了矛盾,存在冲突了。我为什么要提人天相离?自然界的很多土地我们应该把它们留给其他生物。比如说非洲,大家可能还没去过非洲,我也没去过。非洲是野生动物保护最好的地方,因为好多的自然保护区都圈起来了,不让人进入,那么这就是一个野生动物的自然王国。非洲现在也在使劲开发和发展。我们也来到非洲为他们建高铁修房子,如果有一天这片土地也变成现代化,那些野牛、豹子可能在我们的下一代就看不到了。动物都灭绝了,人呢?人类又会生存多久?

我最近查了一下地球和生物的发展史,有一段话令我很感动,过去大概有30亿年生物在地球上的发展史,从海藻、苔藓、地衣到昆虫、动物,飞禽走兽,是它们的前仆后继,才孕育了适合人类生存的地球环境。这个生态环境来之不易。在这30亿年里有非常多的物种生长繁衍,有的淘汰和消失,有的为了物种的进化做出自我牺牲,这种循环往复才有了今天的人类和地球。人类至今也没有超过700万年,和30亿年相比,和地球生命相比,简直是沧海一粟。我们一定要格外珍惜。珍惜的途径就是跟自然划清界限。我们不要想着占领所有的地方,而是为自然尽量多留一些。我有时候会有一些异想天开的想法,如果这196个国家每一个国家都能留出三分之一土地不去受人类干预,我认为那样才是与大自然真正的和谐相处。我去过神农架,这是我国最早和最大的自然保护区,但是现在的神农架简直不像个样子。里面建了许多的水电站、小镇,导致了水断流。没有了水,鸟类也随之消失,野生动物也存活不了。为了一点电,拿珍贵的水资源作为代价,也剥夺了动物们的生存环境。作为风景园林设计师,我希望大家有这种意识。如果我们做的每一个项目都有一定的保护措施,不要把所有的地方都人工化,不要把一切都设计了。尽量多保留一些原生植被、土地和水域,让该留下的一定要留下来……

对于前面说的这么多问题,你我能做什么?第一就是要做好保护工作。大自然美得无法言语,太多美好的事物不是人工可以就造就的。人工复制和自然生长是截然不同的。我也喜欢艺术,也想做出符合自己精神需求的作品出来,但这终究无法跟大自然划等号。到野外最大的乐趣就是能够看到一些好的自然景观,大家可能也知道我喜欢拍照,其实我是想关注和知道老天爷在一个地方留下了什么。这些能够洗刷人的大脑,触动人的心灵,为我们的设计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这是老天爷留给我们的最宝贵的自然遗产。

保护荒野,珍惜最原始的美

关于荒野,我以前给大家讲的比较少,但实际上这是我们的文化当中最缺失的一块。人们总是认为荒野是杂乱无序的,被人遗弃的,其实荒野是最为珍贵的地球资源之一。一方面我们要重视人类的文化,另一方面我们要珍惜老天爷给我们留下来的最具原始美的场地。保护荒野是一个重要的课题,不光是在无人区,我们要尽可能的在城市里有些适当的地方有所作为。比如说纽约,好多地方没被设计过,人也进不去,有些丛林就此得以留存,我觉得这对于现代化城市来说,有一些这样的自然遗迹,从另一角度展现出城市的历史厚度,诉说着这个城市与自然过往的关系。

满足生活需求,更要尊重历史,保护文化,积极创新

当然我们也不应忽视人类的生活需求,要根据人类的生存发展,在符合生态的条件下做出好作品;也不要忘了去关怀一些弱小和一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现在不管是在西方还是中国,贫富差异越来越大,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这也体现着人性:人会无止境地追求财富。社会总是不公平的,我们作为有知识、有文化的设计者应该多关注、常思考;把对自然,对妇孺的关爱在设计中好好体现出来。

要尊重历史,保护文化,积极创新。有些六七十年代的建筑物构筑物,一些道路桥梁,似乎在我们的景观中没什么价值,算不上古董,但有历史故事,记录着人们在此地的生活经历,有些就成了我们今天值得保护的东西。保护文化和传承同等重要。

应该关爱土地,珍惜和巧用资源。我们做设计动辄就是几十平方公里,千万不要看几眼就忙着低头画图,也不管一张图对土地能够产生怎样的影响,对资源造成多大的破坏和浪费。

看场地是体验

景观设计不只是形态的问题,也不只是空间的问题,更多时候要去解决生产、生态、生活中的问题。我们得认真研究每一个项目的关键问题在什么地方。项目的目的和意义在哪?一个敏感的设计师在拿到一个项目的时候,第一关注的不是做出一个什么样的好形态,或是如何美观、漂亮,而是想解决当地的一些具体实际问题。通过我们的设计能给经济、文化、社会等各类问题带来解决方案,这才是最关键的,也是判定我们成功的标志。可能那些吸引眼球的形态会让我们迅速成名,但是成名不是我们追求的目的。

传达情感和精神,也是设计非常重要的价值所在。如果一个设计师没有情怀,对事物没有很好的感受,是做不出好作品的。因此,设计师一定要到场地去切身感受,就是这个道理。土地给你什么样的感受,你又会反馈给这片土地什么样的设计。可能在看场地之前你没有感觉,只有当你站在那个空间里面,你才会体会到这是关于什么的空间,是一个怎样的项目。

可媒介,可共享

再来说几句媒介景观。前不久在北大我参加了一个论坛,演讲嘉宾是我在美国念书时的老师琼·纳索尔教授,她是美国草原生态研究最早的开拓者。她讲了一个内容:怎样利用景观这个媒介来和政府对话,跟城市对话,跟生态跟很多不同行业的人对话,这就是景观的魅力,它跟农业、交通、建筑、水利、规划、旅游、商业都息息相关。延伸到这些领域中去,让景观这个媒介的存在变得更有意义和份量。

作为一种资源,景观的价值在于共享。城市、宗教、商业都可以共享景观带来的益处。特别是拉动周边的商业地产旅游经济。就像共享单车一样,谁都可以用。我们做景观就是要考虑多方面综合利益的最大化,这是一个不能忽视的价值观。

现在我们面临着很多问题,有些问题大家可能会说我们无能为力,有些可能很容易解决。其实景观还可以解决更多的问题,包括雾霾,完全可以从景观的角度去着手。如果我们的景观有了国土的概念,有区域经济的概念,是能够解决雾霾的,雾霾无非要解决产业布局的问题,通风走廊的问题,大气回流的问题……这都和景观有关。景观也能够解决水资源综合利用的问题,这个我们已经在实践了。我们的很多项目都有水污染亟待改善。虽然节流和污水治理我们可能介入不了,但我们可以从空间规划上来解决水的相关问题。

如果城市内涝、交通这些问题都能让景观设计师参与,我想我们会贡献更多的智慧。怎么样让我们的行业引领社会发展,给一个城市带去和谐美好,那就是渗入到各个相关领域中去。不要拒绝对话,通过有效的引导和交流,让这些领域变得更生态化。

提到交通,我要说,景观也确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为交通提供好的方案。桥梁和高速公路也是空间关系的问题。北京为什么这么堵,就是因为交通规划没有景观规划师的参与。我们总是让交通部门去解决所有的交通问题,所有的水问题也都让水利工程师去解决,其实他们都需要景观的参与,所以说我们可以通过多方的参与,从而贡献和体现我们的价值。

如果城市内涝、交通这些问题都能让景观设计师参与,我想我们会贡献更多的智慧。怎么样让我们的行业引领社会发展,给一个城市带去和谐美好,那就是渗入到各个相关领域中去。不要拒绝对话,通过有效的引导和交流,让这些领域变得更生态化。

推荐阅读:

走进嵊州恒佳橡塑 看废弃物如何变成“护树宝”

方胜浩:可以预见的行业协会生涯

北美冬青‘福来红’:有福有喜,红润福生

邱少美:面向北方市场是我们的最大优势

网友评论

昵称: 顶[0] 踩[0]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中国园林网 客服邮箱:Service@Yuanlin.com 客户服务热线:4006-88-9526 0571-86438262